网络风传千奇百怪 英美意西的抗疫真实答卷在这里


“当前疾病的传播/流行病的传播增长可能会使COVID-19患者的临床需求与医疗资源配置之间产生不平衡。如果不可能为所有患者提供重症监护服务,则有必要应用可获得重症监护的标准——这取决于可用的有限资源。”

3月16号,英国政府要求家庭中有成员出现症状需要全家一起隔离十四天。

“从那时起,我们已经在我们的免下车诊所测试了大约1304名医学院的医护人员,其中大约有95.6%的人检测结果为阴性,4.4%的人检测结果为阳性。许多人已经康复。”

重新开放海滩的命令目的在于鼓励个人和家庭加强锻炼,以减少隔离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政策所带来的不适,但也有地方政府表示反对。泰比岛市市长雪莉·塞申斯在一份声明中称,目前并不准备开放海滩,“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,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保证海滩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六英尺(约1.8米)。”

随后,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,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”(Herd  immunity  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, but is a natural by-product of an epidemic)。卫生大臣马特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也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——这是一种科学概念。”(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)

3月20号,英国政府要求咖啡、酒吧和餐厅停止堂食营业。

4月1日,劳动和社会经济部宣布,在疫情过后给各大区发放10.48亿欧元以促进积极的就业政策。

波蒂厄斯表示,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,“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,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?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,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。”

3月27日,政府通过法令,禁止因为与新冠疫情有关的理由辞退员工。尚在有效期的临时合同也不作废,一旦紧急状态过去将重新生效。雇主可以查询临时就业法(ERTE)来了解相关政策。

3月15日,紧急招募全科医生和家庭儿科医生:在疫情期间,政府允许参加普通医学培训课程的医生与意大利国家医疗系统(Ssn)建立定期的常规合作关系。此外,普通医学和外科专业的合格毕业生,即使仍在学习普通医学专业课程或特殊培训课程,也可以在特殊时期担任意大利国家医疗系统(Ssn)临时的全科医生或替代其医护人员职位。再有,在培训课程中参加儿科专业课程的医生可以承担临时任务,或者代替已经与意大利国家医疗系统(Ssn)签约的家庭儿科医生。